新妇子化身白雪公主?东瀛公司推迪士尼类别婚纱_火爆话题_资源信息_全影网

图片 2

图片 1

如今,在很多国家已难觅传统民族服装的踪影,桂由美表示十分惋惜,她坚决不赞成婚纱替代民族传统婚礼服装,“欧洲原本有多种多样的民族传统婚礼服装,但现在基本被白色婚纱一统天下,只有北欧的芬兰等极少数国家仍然保留,非常可惜。我并不赞同为了保护传统就抵制婚纱,但我希望传统和革新两立,和洋并蓄。”

婚礼当天想变身白雪公主吗?日本一家大型婚纱制作公司可以帮新娘子实现心愿。这家公司推出了以迪士尼电影中登场的公主为设计理念的婚纱。自11月起将在日本的酒店、结婚典礼会场及婚纱店接受租借预约。

“我的婚礼博物馆即将落成。”

如果你关注亚洲时尚设计师,一定对桂由美这个名字以及她的经典形象不陌生。已经89岁的桂由美,是日本结婚礼服设计第一人,在国际上享有盛誉,以巴黎为首,在世界各国30多个都市举办过时装秀,被誉为国际婚纱女王、婚礼服的传道师,拥有世界级名人的众多粉丝。

“我热爱传统的手工艺和技法,传统和革新应该两立。”

然而,在时装行业,想要实现盈利,贵在一份坚持。“当时我并没有把它当做一份生意来做,最初公司只有四个人,第一年,我们只接到30多个订单,只有30多位客人光顾。等我把这四个员工的工资发完后,就一分都不剩了,这样的状态一直维持了十年,十年里我没有拿过一次工资,”说到这里,她发现我的脸上写满了惊叹号,“你一定很想知道我是怎么生活的。那段时间,为了维系公司的运作,我就选择去母亲的学校教书,每周一三五从早到晚教课,二四六我会去公司,而教书的钱成了我的主要收入来源。创业10年后,我们在东京乃木坂开出品牌旗舰店,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公司才开始真正赚钱。”十年的艰辛,却从来没有一刻让桂由美停下追逐梦想的脚步,以至于50多年后的今天,她依旧对自己曾经的选择满怀信心,“我从来没觉得当时很艰苦,反而这份‘苦’给了我动力,让我充满激情。”

那么,为何桂由美会毅然投身于当时日本无人问津的婚纱行业呢?真正决定要设计婚纱是在她大学毕业后在母亲的服装学院帮忙,给3年级学生出的毕业作品题目,选择了婚纱。“当时的日本,还是处于举行婚礼都穿和服的时代,穿婚纱的需求不足3%,而在这不到3%
的人群里,结婚穿婚纱只有嫁给外国人的女性和真正的基督徒。布料、专用内衣、手套、首饰发饰都很难找到,且价格不菲。本来应该很漂亮的婚纱,学生们做出来都很不像样。加上真正有婚纱需求的人为了寻找婚纱而踏破铁鞋,我思前想后,决定要做出像西方那样唯美的婚纱。”桂由美由衷地感叹道。

图片 2

而对于欧洲人“胸高、腰细、腿长”的完美身材曲线,桂由美曾进行过深度的研究,由此设计了鱼尾造型的婚纱,她把和服的“裾”引进婚纱,从上半身到大腿都收紧贴身,从比膝稍高的地方开始优雅地展开,拉长腿部线条的同时,也把女性的曲线整个拉长。当亚洲人穿上它时,就会显得身材十分高挑。后来,桂由美把这款鱼尾裙带去了纽约的时尚秀场,美国人看了都赞赏有加,还给它取名为“由美曲线”。从那以后,“由美曲线”开始出乎意料地大卖。

或许是继承了母亲的DNA,桂由美的骨子里深深镌刻着对服装设计的热爱。母亲拥有一手好针线活,但更多时候,母亲都在为他人缝缝补补,“我们家是开服装学院的,谁家需要缝衣服,母亲从不推脱。”因此在桂由美的记忆中,孩童时代的自己总是处于“被放养”的状态。

“当时的日本,婚纱需求不到3%。”

大秀后,桂由美以她的“经典形象”出现在我们面前,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这位“婚纱教母”却依旧神采奕奕。今天的主题色是紫色,点缀了些许荧光绿的紫色套裙,同色系的特本头巾压着齐刘海,她的眉眼间存着几分温婉,“你好,我是桂由美”,她嘴角上扬微笑地说道,没有想象中教母的高冷和孤傲,我们的对话就此温暖开场。

而当我们问及,未来会用到哪些中国元素时,桂由美不假思索地回答道:“刺绣,因为我们都很喜欢传统的手工艺,在日本、中国和印度的刺绣都非常出色,近30年来,我常常跑去苏州寻找刺绣花样,拜访手工艺者,并且订购了许多刺绣,我相信未来,把中国的刺绣运用到日本的和服上会融合得相得益彰。”

去年,桂由美在上海外滩22号开设了婚纱旗舰店,选择在这里开店,除了对于上海特殊的情结外,更因为在这里,她寻觅到很多传统手工艺品牌。

最后的最后,桂由美留给我们一个“重磅彩蛋”,桂由美会笑的眼睛中透露着神秘,“婚纱博物馆是即将要实现的梦想,另外,我还想做一个更大的愿望——打造一个婚纱主题公园,那里将会提供给所有年轻人各种婚礼和婚宴的参考,也可以在那里重温自己曾经的婚礼。”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