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自设行业标准背后的话语权争夺战-农事资讯

国务院办公厅近日印发《完善促进消费体制机制实施方案》,在进一步放宽旅游服务消费领域市场准入方面,方案明确提出:鼓励发展租赁式公寓、民宿客栈等旅游短租服务。方案指出,各部委及各级政府部门机构应加快破解制约居民消费最直接、最突出、最迫切的体制机制障碍,放宽服务消费领域市场准入。

据文化和旅游部网站消息,今年五一假日期间,全国国内旅游接待总人数达到1.95亿人次,实现旅游收入1176.7亿元,拉动了文化、休闲、餐饮等消费,文化和旅游市场繁荣超出预期。

缺乏国标的民宿领域如今正在自设行业标准中暗战。在5月15日由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牵头成立的共享住宿专业委员会中,小猪短租和爱彼迎也参与到行业标准制定中。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国内最大民宿短租企业途家就发布了《民宿分级标准》,欲弥补行业空白。实际上,当前民宿短租行业发展迅猛,各个企业都处于高速“跑马圈地”期,而在国家民宿标准未出台前,各家民宿企业都在想尽办法自拟标准,在提升服务品质的背后,通过标准的制定占据市场的话语权。一场民宿标准的暗战正在开启。

近来民宿面临诸如安全、监管与社区关系等诸多难题,今年川渝地区反城市民宿浪潮爆发,使得有关民宿合规性、民宿监管缺失的问题集中暴露,民宿发展走向和监管问题受到高度关注和热议。在此前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中心组织召开的“引导和推动共享住宿行业高质量发展”专题研讨会上,与会专家认为,传统旅馆业的监管模式和准入要求已不适用于当下民宿业的发展。而此前国家旅游局与地方如厦门、深圳、广东、成都等地也已相继出台相关民宿相关法规,但界定范围多针对乡村民宿,城市民宿合法性仍处于灰色地带,此次文件发布,无疑为城市民宿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撑。

在国内短途游当中,乡村游继续火爆。而其中,民宿成为五一小长假的最大受益者之一。相比于酒店,民宿更时尚,有个性,而且不少还经济实惠。不过,火爆的背后也有隐忧,有游客反映,一些民宿存在虚假宣传、卫生条件堪忧等问题。而且有的民宿一房难求,有的却经营惨淡。那么,民宿的发展将迎来怎样的前景?

争先自拟标准

《方案》同时也对加快推进重点领域产品和服务标准建设进行了重点要求。住宿安全是民宿行业聚焦的痛点,提升民宿安全性是平台必须面对的课题。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旅游管理系主任蔡红认为,虽然民宿应该凸显个性化,但服务、安全等方面还是需要制定相关的标准。“现在共享住宿领域大多采用C2C的模式,短租平台承担的是房东房客联系的纽带,并没有直接控制房源,所以对房源设施设备的安全管理仍有待加强。”蔡红表示。对此,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同样表示,通过智能化设备和物联网技术推动民宿安全升级是民宿业发展的必经之路。

前几天,河南游客小郭到南京游玩,和很多年轻人一样,他追求个性,没有选择住酒店,而是选择住民宿。小郭选的民宿,是从一家在线短租平台上预定的,看起来非常时尚,结果到了现场,小郭大失所望。

5月15日,中国共享住宿领域首个行业交流与研究平台——共享住宿专业委员会在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成立,并正式向外界发布《共享住宿行业倡议》与《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虽然该标准有望成为首个行业标准,不过,在这套标准拟定的背后,实则暗藏着小猪短租和爱彼迎的身影。

此外业界针对服务质量标准以及涉及到民宿短租平台、民宿经营者等相关主体的相关管理规范的诉求日益迫切。目前各民宿短租平台也已开始积极探索行业准入与服务标准,今年五月,小猪短租、Airbnb联合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牵头成立中国共享住宿领域首个行业交流与研究平台—共享住宿专业委员会,首份共享住宿行业标准也在推进制定中,将于年底出台。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张新红认为,各平台仍需努力提升行业服务品质与标准,在加强行业自律上继续深入探索,与政府的监管部门、执法部门之间的联动形成一套机制。

小郭:原先在网上先看了图片,到了地方之后发现住宿条件跟我在图片上看的并不一样,两者之间的差距很大。

据了解,此次负责共享住宿行业标准起草工作的是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旅游管理学院院长谷慧敏团队,谷慧敏介绍,行业标准的制定将基于民宿、短租的特殊业态,结合互联网平台下的行业特征,以爱彼迎及小猪短租作为共享住宿行业的主要调研对象,参考借鉴两家企业在数据安全、用户信息、准入制度、交易规则、信用体系及风险控制等方面积累的实践基础,会同相关专家,产出一份关于共享住宿行业的企业规范性标准文件。

《方案》还要求出台实施进一步促进乡村旅游提质升级的政策措施。目前民宿潮的蔓延和下沉趋势明显,旅游者对于乡村民宿的追捧也在持续升温,小猪短租国庆民宿出游数据显示,国庆期间热门省份的乡村民宿订单增速达6倍,部分热门地区民宿一房难求。预计未来乡村民宿将是各民宿平台角逐的重要战场。

从平台上看,这家民宿依山傍水,房屋的环境与田园风光都很吸引人,但实际上却是狭窄的过道、落灰的用品,与图片严重不符,这是小郭的遭遇。大学生小赵则有另外一种遭遇:因为价格便宜,他在短租平台上也选择了一家民宿,不过,平台上对这家民宿的介绍是处于景区门口,实际上离着景区有几公里远。小赵觉得被骗了,想退钱,发现钱退不回来了。

除了参与该套标准的调研,北京商报记者还了解到,此次共享住宿专业委员会是由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联合爱彼迎与小猪短租等共享住宿领域代表性企业共同倡议并发起的,同时,在专业委员会组成方面,爱彼迎中国区副总裁安丽、小猪短租副总裁潘采夫分别为共享住宿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小赵:老板说已经过了退款的时间,不给退,让我打电话给平台客服。我又给平台客服打电话,客服说他们决定不了,得让老板决定给不给退。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3月,途家在首次公布旗下民宿矩阵的同时,还发布了《民宿分级标准》,欲弥补行业标准空白。在当时发布的《民宿分级标准》中,途家对民宿进行了豪华、精品、舒适、经济等级划分,并制定了高端、中高端、中端、经济或平价房屋的评定标准,民宿等级越高,表示接待设施与服务品质越高。

数据显示,我国民宿市场增长迅猛,2017到2018年,在线的房源数已增至百万规模。在乡村民宿市场中,四川、山东、浙江等地名列前茅。根据国家信息中心的预测,到2020年,我国共享住宿市场的交易规模有望达到500亿元,共享房源将超过600万套,房客的数量将超过1亿人,民宿对旅游以及乡村发展的拉动作用将会十分明显。

与途家同一阵营的蚂蚁短租虽然没有自设标准,但却在今年4月推出了业内首家连锁品牌“有家民宿”。在蚂蚁短租CEO申志强看来,把一些符合统一标准的民宿房源做成“舒适型”民宿连锁品牌“有家民宿”,正符合当下发展需求。

虽然民宿市场有着较好的发展前景。然而,游客小郭和大学生小赵的遭遇,并不是个案。数据统计也显示,近年来与民宿相关的投诉同样呈现快速增加的态势。

到底民宿平台自设背后有着怎样的商业逻辑?

相关文章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