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县中国传统村落清潭村获中央财政300万“大红包”

图片 1

常说山路难行,得益于浙江地区的物阜民丰、经济发达,宁海的山路却顺当许多。“绿衣紫气向函关,访道应寻缑氏山”,感觉自己就像当初的李白一样在“缑氏山”中,寻找着下一个村子中的下一个戏台。这些四通八达的道路,让盛产竹类的清潭村,能把这些农产品卖出深山。

绝妙的藻井相连
宁海县文物办主任徐培良,从2002年起开始关注古戏台,他跑遍了全县800多个村庄,发现留存下来的古戏台有120处,其中带藻井的有100处。这几乎是个惊人的数字,像清潭和拓坑两个村,每村各有3处古戏台。据他保守估计,至清末,全县有戏台至少四五百处,仅城关镇便有40多处。徐培良近水楼台,探访和搜集到许多古戏台的第一手资料,拍下大量照片。眼下,他的《一个摄影师眼中的宁海古戏台》正在宁波天一阁展出。

笔者9月5日从宁海县文广新局获悉,近日,住房城乡建设部等部门公布了2015年列入中央财政支持范围的中国传统村落名单,宁海县深甽镇清潭村作为宁波市仅入选的三个村,获得300万元中央财政资金补助,这些资金将用于传统建筑和历史遗迹保护性修缮、建筑防灾减灾、环境综合整治等,以整体保护和改善传统村落的历史遗存和人居环境。
清潭村位于深甽镇以西山区,清溪流经村东南,四面有九峰环抱,溪中有岩,上建紫金石塔。古称清潭为“九龙抢珠”之地,有“里岙八景”之胜,村中保存了三处十分完好的古戏台,还有双枝庙、孝友堂、飞凤祠、三鉴堂、双涧桥等古迹。这里无车马往来的喧闹,有的是俊秀的群山和古村原有的历史风貌建筑,显得分外朴实、自然和清明。清潭村村民主要姓张,根据“始祖源流考”记载,远祖可追溯至汉留侯张良。人数不多的清潭张氏,历代出了大小官员百余名,如北宋大学士张盛,南宋宝章阁相张珨等。2003年,该村被评选为宁波首批10个历史文化名村之一。2013年入选第二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据了解,宁海县列入三批中国传统村落共7个,截至目前,已经有4个传统村落列入中央财政资金支持范围,此前茶院乡许民村、长街镇西岙村、深甽镇龙宫村也分别被列入2014年度第1批和第2批中央财政支持范围的中国传统村落名单。

宁海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不仅数量多,而且建筑风格独特,戏台包括主台、后台、看楼及藻井等要素,而令人叫绝的是,戏台纵向排列三个或两个不同形式的相连藻井,雕龙画凤,及尽奢华,为国内所罕见,具有极高的文物价值。

快到傍晚的时候,我们来到了此行最后一个村子去寻找戏台。问了几个人后才打听出,下蒲村魏氏宗祠的钥匙在一个小商店的老板那里,这个商店老板便是80多岁高龄的魏文灶爷爷。本想着我们拿着钥匙自己去宗祠里看看戏台,谁料想老人家要和我们一起同往,老爷子说“我为保护戏台努力了几十年,现在有了国家更好的保护,我能做的就是给每一个来看戏台的人,讲一讲这些年的故事”。

藻井,民间也叫鸡笼顶,是古戏台顶部的圆形穹顶。藻井随戏台的奢华程度而有所区别,一般评价一个戏台,只要看藻井便知一二了。像宁海这样三个或两个相连,雕工精细、艺术性极高的在国内还是很少的。藻井不仅在声学上对戏曲演唱具有拢音效果,增加音量,而且在建筑装饰上也具有承重和美化的功效。

宁海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

图片 1

Round
tips:如有更多时间还可寻访宁海附近两个古镇名称:前童古镇位置:浙江省宁波市宁海县西南山区前童古镇历经七百多年的风雨,保留至今的“回”字结构的八卦形街巷是一大亮点。镇子内户户轻便小桥、家家潺幽流水,水绕屋舍,人依水居。童氏宗祠建于明洪武十八年,是典型的明代四合院。这座宗祠是方孝孺在二十八岁时候亲自参与设计的,西厢曾被辟为方孝孺祠。名称:石浦古镇位置:浙江省宁波市象山县东南海边石浦是中国东南沿海著名的渔商重镇,被称为“海上通衢、浙洋重镇”。古城沿山而筑,依山临海,当地人称为“城在港上,山在城中”,它一头连着渔港、一头深藏在山间谷地,城墙随山势起伏而筑,城门就形而构,现今的建筑以明清居多。

现在,这样的场面不见了。可魏文灶还是坚持隔几日到祠堂来走走,像是查看,更像是寻找。在大殿的梁枋间亦或戏台的斗拱处,守护者还能听到那逝去的绕梁之音吗?

一天的宁海之行,和当地人的接触并不多,但都是围绕着戏台而来的。戏台守候着一代代宁海人出生、成长、远走他乡,有的人依然会记得自己小时候在戏台周围度过的欢乐童年;有的人依然记着在戏台下吃过的百家饭的味道;更有的人依然守候着古老的戏台不曾离去。无论是远远飘来的烹笋的味道,还是“咿咿呀呀”的唱腔,也许对于远在他乡的宁海人来说,这就是“想家”的最直接意象。

岁月流转,当年工匠们精心绘制的彩绘早已斑斑驳驳,露出了风吹雨淋后的旧痕。徐培良向我们透露了一个秘密:有些祠堂在建戏台之时,聘请两伙工匠,将活计纵向劈开,在保持总体风格的前提下,分房施工,展开竞争,当地人称这种做法为“劈作做”。从发现的情况看,10个“国保”中,有6个采用了“劈作做”法。彩绘、雕板均表现出不同的工艺水平,有的即便是一块匾额,也是中间分界,两边工艺各有不同。我们参观的胡氏宗祠戏台就显示出了明显的“劈作做”特征,不是行家指点,外人很难发现这一秘密。别光以为“戏里有戏”,戏台里也有“戏”。
曾经的精神家园
前两年,修西溪水库时,黄坛镇徐家村需要整体搬迁到梅林街道提树村,村民们扔掉好多生活用具,重新建造了房舍,唯有村里的戏台被原汁原味地搬过来。他们说,一定要原汁原味,那是清康熙年间建造的,是他们曾经的精神家园。

后来一路的旅行发现,每一个宗祠戏台都要靠自己去向当地的老乡询问,才能找到确切的位置,才能开门进去参观,也许这个过程才是最有趣的。本以为是一趟点卯旅行,不曾想却因为那些鲜活的生命,让旅行丰富了起来。

一曲哀怨凄婉的宁海平调,间或穿插着令人眼花缭乱的耍牙表演,展现在华美的江南古戏台上,剧情曲折委婉,演员如醉如痴,“戏”与“台”珠联璧合,“古”不用说,“情”不必赞,单是“美”,便足以令人瞠目了。

戏台从宋金时期诞生开始,因为本身作为舞台的缘故,便有了华丽的本质,耳听的是悠扬的戏曲,眼观的自然也要是美丽的东西。也许是一种特别的幸运,无论是依旧盛行于乡间的民俗信仰,或是百姓对宁海平调这种地方曲种的持续热情,更因为一些人几十年默默地守候,让这些精美的宁海戏台有幸留存至今。“戏台之旅”开始的并不顺利,除了县城之中的那座常年关门的城隍庙戏台有明确地址之外,其余的戏台几乎在地图上是难觅踪迹,唯一能做的就是到戏台所在的那个村子里去碰碰运气。

娱乐教化曾是古戏台的重要职能,在21世纪的今天,这种作用几乎降到了最低点。但保护起来,是为了不让传统文化中的这面墙倒塌,不再孤独矗立,散落乡村。因为它是一种符号、一种记忆、一种存留。捆绑起来,是为了走向更远……

宁海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

散落于乡村海岸的古戏台,百态千姿,风韵独具,宁海人从百余座古戏台中筛选出10个有代表性的,捆绑成一个总项目申请“国保”,终获通过,它们是:崇兴庙古戏台、岙胡胡氏宗祠古戏台、下浦魏氏宗祠古戏台、潘家岙潘氏宗祠古戏台、双枝庙古戏台、城隍庙古戏台、龙宫陈氏宗祠古戏台、马岙俞氏宗祠古戏台、大蔡胡氏宗祠古戏台、加爵科林氏宗祠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

“宁海的古戏台已被列入国家古戏台研究项目,文化部的官员也来考察过。”徐培良告诉我们:“现在祠堂里已不允许办酒席了,村里对戏台小修小补要征得我们同意,修缮要体现修旧如旧的原则。”徐培良在资料稀缺的情况下,潜心调查研究,已撰写出《宁海古戏台》一书的初稿。

宁海三面环山一面朝海的地形,使得西侧的群山常笼罩于白雾之中,理所当然的让宁海沾染了那么一点点的“仙气”。一场短促的小雨之后,新笋破土而出,山区里弥漫着土腥味,成片的竹林中,时不时传来竹皮掉落的簌簌声。南方的物候,对于我这个北方游客来说,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有趣。

古戏台散落在偏远山村较多,许多已年久失修,蚁蛀、漏雨、剥落、松动等问题较为严重。尽管文物部门在抓,但实际上却还是村老年协会在管理,多数受经费等困扰,保护起来困难重重。村里明确到人,有的给管理员发些补助,有的却没有。自从10处古戏台被公布为“国保”后,村民们对戏台的认识发生了变化,一些没有被列入的村,也找到县文物部门,主动要求也能列入保护,现在全县古戏台文保点、县保、国保已达17处,有3个村还新建了戏台。

行程天数: 1天 人均消费: 200 和谁一起: 旅行方式: 自由行
宁海古戏台 宁海古戏台

古戏台到底承载着多少人间的悲欢离合?传承着怎样的精神文化信息?慰藉过哪些渴求的心灵?恐怕没人能说清楚,我们只能从斑驳的彩绘、风化的木雕和沉积的瓦片中去觅找蛛丝马迹了。
聚合的时代印记
一张宁海古戏台分布现状图,显示出古戏台星星点点的分布状况,全县各个角落都有,从图上似乎也能看出宁海人自古对戏剧的偏爱。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