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短租陷诚信之困 各国如何防范野蛮租客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提起民宿,你脑海里想到什么?是日本那间樱花树下红满地的小房间,还是鼓浪屿那座在连杯奶茶、点心都遭疯抢的民居呢?人们不禁感叹,因为民宿的崛起,鼓浪屿被打造成中国最文艺的渔村。也因为民宿,让原本的“便民招待所”和“农家乐”变得阳春白雪起来。
这两年,我国民宿行业可谓遍地开花。但是火热的背后,不少地方的民宿已经出现投资过度、生意冷清的情况。比如在浙江多地昔日红火的民宿行业,就遭遇入住率快速下滑的现实。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12月21日晚,一篇题为《曝光一个上戏的学生,他用Airbnb毁了我的整个家》的推送在朋友圈疯转。作者是一间民宿主人,文章控诉的是一个自称上戏学生的房客,借她的房子拍东西,结果整个剧组“野蛮拍摄”将好好的房子搞得体无完肤,而事后房东寻求赔偿却得不到回应。据报道,22日该学生道歉,并表示会解决问题。

80后小夫妻辞职在家月入两万?!看这个标题是不是有点不可思议,不要质疑,这是真的。网上都传开了,不信,你问下度娘吧搜山海边短租网。

阿满是温岭最早开民宿的人之一,2014年她和老公回到家乡温岭松门镇的洞下村建起海边民宿,每天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从2015年开始生意逐渐火爆,发现民宿有利可图,当地迅速掀起一股民宿浪潮,以往节假日常常一房难求。不过今年春节阿满的生意并不理想,周边众多新建的民宿全部以海景为特色分流了游客。和阿满情况一样,临安清欢民宿投资人韩金宪说,这个春节他们的生意也开始下滑。“没有预定,只能说是50%,曾经能够80%的。”

以Airbnb为代表的互联网短租和传统民宿出租,在全球越来越流行,在其他国家,出租民宿时是否也有类似不良租住情况发生?

新闻是这样滴,小徐和妻子都是80后,父母在杭州余杭闲林给他们购置了一幢四层排屋作为婚房。看着房子你就不奇怪人家每月入两万的可能性了吧。他们把三间客房整理出来挂到短租平台上,接待陌生游客,7个月里前后住进了近5百位陌生房客,月收入2万元左右。

近年来,民宿经济的红火让很多投资人进入这个行业,其中本地村民只占少数。根据途家网的数据显示,目前国内民宿正保持年均100%以上的增长,然而尴尬的现实正席卷各地,民宿的发展远远超过客人的增长量,导致竞争加剧,不少民宿入住率快速下滑。

据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介绍,如果在澳大利亚发生这样的毁坏房屋情况,租客会上不良房客“黑名单”。

小徐介绍,靠出租客房,每个月能收入2万元左右,“1月份淡季,也有一万多元的租金收入。七八月的旺季房客多,特别忙。”现在,夫妻俩都辞了工作全职在家做房东。

互联网民宿服务平台棠果旅居负责人说,如今民宿盈利远没有外界想象那么乐观。“民宿中勤快的很多,投资的也很多,但是盈利没有想象那么好,单单勤快是不够的,还需要专业的管理。”

澳大利亚全国范围内有个庞大的租房资料库叫作“TICA”在资料库中,房东可以查阅到不良房客之前记录,这种不良记录,包括蓄意破坏物品、威胁邻居安全、拖欠费用超过合同规定的费用,或是有犯罪行为等。这种不良记录会保存三年,在三年中租客很难再从正规渠道,比如通过中介租房找到合适房源。当然资料库也并不是完全倒向房东,他们也会保护被冤枉房客,比如在收到相关投诉后,数据库管理方会通知该租户提供14天申诉期,只有在申诉失败之后,不良房客信息才会被记录下来。

短租成旅游住宿新玩法

最早民宿的概念源自日本,也和欧美流行的“Bed&Breakfast”也就是“B&B”颇为相近。那么中国民宿行业“过犹不及”的尴尬,是否也在这些国家发生过?他们的经验或先例是否可以借鉴和反思?现在就去看看别人走过的路,探讨一下各国民宿经营都有怎样的发展之道?

目前全澳大利亚大约有40万名不良房客被登记在册,这些不良纪录可谓五花八门。而对于房东,还有一招可以治一治不良房客。

在短租网络平台上找住宿是近几年兴起的一种新型旅游住宿方式。除2015年刚进入国内的美国房屋租赁网站Airbnb外,国内还有途家网、小猪短租、蚂蚁短租、朋友家、山海边短租等各类在线短租平台,专门为出行者提供个性化的住宿。平台上的房源则由各个旅游目的地的当地人来提供,多数为自家住宅,房价高低不一。

第一站就到民宿发源地日本去看一看。《全球华语广播网》日本观察员黄学清介绍,日本近年来大力发展旅游业,外国游客一年超过两千万,酒店无法满足需求的情况时有发生,政府对不符合旅游业法酒店管理规定的民宿发展也只能睁一眼闭一只眼,这也使得遍地开花的民宿竞争日益激烈。

胡方表示,在案记录当中有租客将水泥倒进抽水马桶,甚至有人把几乎整个厨房都拆走。更夸张的是墨尔本一名房东,因为一名房客不交房租而狠心赶人后发现,除了房子满屋堆积如山的垃圾,这名房客居然还存放超过200瓶的尿液,实在让房东哭笑不得。

“以前向酒店前台咨询附近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地方,基本上都不知道,但房东很好。他会很热情地向我介绍当地的特色小吃和景点。”不少客人都在提供短租的网络平台上给出过类似评价。他们认为,这样的旅游住宿方式更好地让他们融入了当地生活,住在这些地方比在酒店体验更好。

根据对某一核心区域的调查显示,民宿中有两成房东是出于与其他人交流的目的提供自住房屋,八成是为了收益而经营。除了提供自住房屋作为民宿以外,投资民宿也是近几年的热潮。有的人买房经营民宿,有的人租借别人的房子提供民宿,条件好的民宿收益常常高于长期出租房屋,但是经营者如果不是买下或者租下整栋建筑,很可能引起其他住户的反感乃至被投诉。

此外,即使没有上黑名单的房客,通常房东也不会因为房客的恶行而手足无措。因为不管是一两天的网上短租,或是一两年长租,通常房东都会要求房客留下一部分钱作为押金。而到房客搬离时,押金一部分可能会作为退房清洁费而被扣除。澳大利亚的退房清洁服务一般都会由专业清洁公司处理,包括清洁地毯、厨房、和浴室等。如果是正规租房,租房中介也会对所有的房屋损坏,例如窗玻璃破坏,或是地毯上无法清除的污迹定损,最后核定从房客的押金当中扣除多少的费用作为最终清洁和损耗的费用。

短租平台主要消费群体及房东多为80后、90后,这部分群体恰好也是近年来自助自驾游的主力军,他们乐于尝试新鲜事物。当不少短租网络平台推出“体验当地人生活”这一概念时,这种让外出旅游者可以住进当地人家里,享受本土化生活的方式就更受他们青睐。

另外,尽管需求高涨,交通不便,疏于管理的老旧房屋等,依旧面临经营困难。日本传统的民宿不仅是外国游客领略日本风情的重要旅游体现,也是日本本国游客的挚爱,这样的民宿主要在乡间以及风景区,房屋是传统的住宅,主人会为客人制作当地特色菜肴,充满家庭气氛,这种民宿常常比酒店还难预约到。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英国天福镇一位房主2015年遇上一件麻烦事,租住他房子几年的租客不声不响地搬走了,只留下满屋垃圾。房子里垃圾堆积如山,已完全覆盖地毯,更别说在屋内走动了。要想彻底清理这些垃圾,让房子恢复原貌,需要数千英镑的清洁费用,而租客早已不见踪影。对此,当地房地产中介公司说,户主应该聘请代管人,以方便对房屋进行定期检查,避免此类状况的发生。

同时,在山海边平台成为房东非常方便,只需注册一个账号,然后根据要求填写资料,给房间拍照,然后确定一个合理的价格,等着客人预订即可。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中介平台不收取任何费用的。不少人坦言,便利及免费是吸引他们的主要原因。

日本民宿发展鼎盛期曾多达二万多家,由于经济变化而一度没落,近年来再度呈复苏趋势,那么现如今日本民宿已趋向“专业化”经营。平均每一间民宿有9.2个房间,可容纳38人,每家民宿平均住宿率为12.4%。由此不难发现,住宿率成长空间与民宿数量此消彼长的关系。

据英国观察员侯颖介绍,英国目前Airbnb服务也并没有特别规范,据了解,在英国大约有超过5万套Airbnb房源,光在首都伦敦就有超过2万7千套。一家公司发布的调查显示,有25%的英国旅行者会在英国停留期间使用Airbnb。而2013一项调查显示,Airbnb为英国带来超5亿英镑的经济影响,其中包括2.4亿英镑的直接消费以及2.5亿英镑的间接消费。但Airbnb在很多地方也被指控非法经营和逃税,事实上已经有许多人成为全职房东,已经做着跟经营旅馆并无差别的事情,但因为缺乏法律监管,不少房主并不像市政府缴纳旅馆税和旅游税。

琴坛小伙把民宿搬上网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